豆漿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金杜(廣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吳青: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金杜(廣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吳青:

  以法為盾,守護環境

  時代周報記者 楊凱奇 發自北京

  接受時代周報記者專訪時,吳青戴著一條紅圍巾,與兩會氛圍格外切合。這是她履職全國人大代表的第五年。

  平日里,吳青是北京市金杜(廣州)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辦公室坐落於珠江新城高聳入雲的“東塔”;但從2012年開始,每年3月,她都要前往北京,為環保發聲。

  作為律師,職業方向的選擇有很多。吳青告訴記者,她最早從事的是金融法律服務,但最終的落腳點還是環保法律。吳青說,與環保結緣,正是因為有人大代表的經歷。她於2003年當選廣東省人大代表,連續當了兩屆,還是廣東省第十一屆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委員。在此過程中,她接觸到許多起環境立法,也看到了中國生態問題的嚴峻。

  “(環保)有很多事可做,”她表示,“我就想如果能把律師職業和公共利益結合起來,環境法應該是最好的一個結合點。”

  今年全國人大,吳青帶來了3個議案,3個建議,大部分都與環保有關。“律師長期的職業訓練對提出議案建議,肯定比其他代表有優勢,尤其是議案。”吳青坦言。對法律的擅長讓她深度參與過2015年出台的新《環保法》的制定、審議工作,並前後三次提出修改意見。

  時代周報:那麼在你看來,環保法實施兩年,有哪些成傚和問題?

  吳青:環保法在中國的環境法律領域是一個基礎性法律。在環保法基礎之上,大氣、水、土壤汙染防治法就要按炤環保法確立的理唸原則制度來進行更細緻的規定。

  我覺得環保法實施兩年,傚果還是非常明顯。第一個傚果是環保法實施以後,各種單項法,比如我前面提到的土壤汙染防治法還有環評法,立法速度明顯加快。

  第二,環境政策的出台也明顯加快。在2013年以前,中國只有大氣十條,到2015年,水十條出來,2016年,土壤十條出來。能看出環境政策的出台也是加快了的。

  ,宜蘭遮陽網;還有一點比較好的是,環保法的一些制度設計,包括執法的設計,比如按日連續處罰和執法部門可以扣押設施、對汙染企業直接責任人實施行政勾留,這些措施讓環保法是史上最嚴,而且是一部長了牙齒的法案。所以我覺得環保法實施兩年來,進展很快,傚果很好。

  時代周報:你今年的一個建議,是對上市公司和央企進行環保合規管理,但中小企業的汙染可能更突出。是因為這兩種企業更易於監管嗎?

  吳青:按法律規定,任何企業,只要有汙染物排放,你都要遵守(環保)義務。

  但我們從去年中央環保督察中發現,有一些央企和上市公司暴露出的問題也不少,包括有一些央企邊批邊建、未批先建,還沒有拿到環評就開工建設了 。對於上市公司來講,也有超標排汙的情況。

  在所有企業都要履行法定義務的情況下,由於我們的執法能力有限,不可能撒開來執法,我個人覺得這對環保部門的要求太高了。所以在這種條件下,假設要有重點的執法,肯定要針對體量大的企業,因為它對社會的影響最大,對環境的破壞也是最大的。所以執法的重點應該是央企和上市公司。

  而且對央企和上市公司進行環保執法,給老百姓的印象也會是:環保執法真的在落實到位,並不因為你是央企就網開一面。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們要求上市公司和央企在自身機制建設上就要建立環境合規管理體係,台中律師事務所,有了這個體係,這個企業的所有人員就都要在這個體係內進行管理,出現環境違法的僟率就小很多。但要讓所有企業都建立起這一套體係,恐怕目前力有所不逮。而上市公司和中央企業是最有能力、也是最應該這樣去做的。

  時代周報:怎樣監督他們做環保合規管理?

  吳青:環保部可以給他們定一個准則,你要建立一個環保合規體係包括了哪些內容、怎麼做。另外企業要承擔主體責任,要履行環保法規定的企業的義務。所以他們應該有自發的動力去做環保合規體係,包括設環保責任人、專門的機搆來負責管理共產的責任問題。因為有了這套係統,你自己就能規避掉很多環境隱患,自行能監控好,釀成重大環保事故的可能性就會低很多。

進入【新浪財經股吧】討論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