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房地產是否泡沫重現? 美國房地產 美聯儲 金融監管

  ■黃志龍

  

  在史無前例的量化寬松政策刺激下,以及美國房地產行業自身的市場出清,2012年美國房地產市場迎來復蘇的拐點,實現了連續六年的繁榮。儘管三大指數變化幅度略有不同,但都表明當前美國房價從2012年底部已回升了40%左右,接近或超過歷史最高點。

  四大動力助推美國房價攀升

  美國房價創下歷史新高,主要有需求、供給、資金環境和海外買家等四方面因素或動力。

  第一,勞動力市場改善提振了美國房地產市場的需求,“千禧一代”成為住房需求的生力軍。美國勞動力市場改善表現在三個方面:9月份美國失業率為4.2%,創下十年來新低;美國勞動參與率回升到63.1%;美國私營企業時薪同比漲幅達2.5%,環比連續31個月保持正增長,穩步回升趨勢確立。失業率下降和工資水平的上升,為購房需求提供了強勁動力。

  與此同時,“千禧一代”正成為帶動美國自有住房率上升的重要力量。2007年以來,美國自有住房率大幅下滑,2016年二季度末降至歷史最低點62.9%後開始出現反彈,2017年三季度末已回升至63.9%。自有住房率的回升,主要動力來自於20歲-34歲的“千禧一代”收入水平不斷上升,許多在硅穀地區互聯網行業年輕人對自有住房有著強烈的需求。

  第二,住房供應相對短缺,特別是建築業勞動力缺口問題較為嚴重。由於開工許可限制,已獲批的新建私人住宅數仍低於危機前水平,這使得新屋銷售佔比大幅低於歷史平均水平,新屋供給缺口較為嚴重。新屋供給的缺口,重要原因是建築業勞動力缺口問題突出。

  美國勞工部統計,建築業仍有70萬的就業缺口,其主要原因可能是金融危機前中老員工回崗率較低,新就業人口從事建築業的比例較低,特別是技朮工人短缺,加劇了建築業勞動力短缺。

  美國住房供應短缺,還表現在成屋庫存降至低位,新房供應無法跟上需求的節奏,使得成屋銷售長期處於高位水平,成屋過剩庫存大量消耗,使得當前美國成屋庫存已顯著低於危機前的水平。

  第三,低利率環境助推房價上漲。從歷史長周期看,雖然美聯儲加息以來美國長期抵押貸款利率有所回升,但近年來美國房貸利率仍處於低位。特別是美聯儲加息、縮表政策取向已確立的大揹景下,固定抵押貸款利率的按揭產品設計,將加速購房需求的提前釋放。隨著工資水平的上行和整體經濟環境的改善,較低固定房貸利率對潛在購房者有著足夠的吸引力。

  第四,中國等海外買家熱情高漲。次貸危機之後,海外買家前往美國房地產市場抄底的現象並不尟見。根据全美房地產經紀人協會的統計,2011年至2017年3月末,海外買家在美購房總額佔全美房地產銷售總額8%左右。2017年3月前的12個月,海外買家購房金額累計達到1530億美元,較2016年全年增長了49%。儘管美國許多州政府制定了限制海外買家的政策,但海外買家的投資熱情依舊高漲。而且,海外買家的房產均價53.69萬美元,接近美國整體房產均價27.77萬美元的兩倍。

  關注兩大政策動向

  美國房價重回歷史高位,市場也開始擔心美國房地產是否又開始催生泡沫,次貸危機是否會卷土重來,實際上,包括中國買家在內的美國房地產潛在投資者需要密切關注以下兩方面趨勢。

  一方面是特朗普政府放松金融監管的改革趨勢。新一屆美國政府改變近年來金融嚴監管的政策是大勢所趨,為了兌現放松金融監管的承諾,特朗普不惜以鮑威爾取代堅持嚴格金融監管的耶倫,擔任下一任美聯儲主席。在此大揹景下,美國按揭貸款的門檻條件還可能進一步下降,相應地,美國房貸違約的風險將上升。

  另一方面是美聯儲加息縮表的政策幅度與節奏。當前美聯儲正處於加息、縮表的周期中,在經濟景氣周期中,《青春旅社》景甜放飛自我 收拾碗筷變服務員? 景甜 青春旅社 服務員,居民收入增長並對房價上漲的前景樂觀,但一旦基准利率達到頂點,房價下行將不可避免。由此可見,伴隨美聯儲加息、縮表的幅度與節奏,基准利率何時達到頂點,將是美國房價變化的最大變量。

  當前,支撐美國房地產繁榮的四大因素或動力仍然存在,美國房價或許還有一定的上升空間。但是可以預見的是,美聯儲基准利率達到高點之日,或是美國房價達到頂點之時,台中建案,新一輪房地產泡沫危機是否會再次降臨,讓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係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高級研究員)